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譚學超:關於近期北京疫情再爆發的思考——歷史學者的視角

譚學超:關於近期北京疫情再爆發的思考——歷史學者的視角

图片说明:譚學超:關於近期北京疫情再爆發的思考——歷史學者的視角,。

【本文為作者譚學超向察網的獨傢投稿】2020年6月11–12日,北京再次突然出現本地的新冠病毒疫情,而其中一個集中爆出疫情的地點,被認為在豐臺區新發地批發市場。中國防疫部門和軍方(武警) 都立即啟動緊急應對策略,及時動員,進行調查、排查、防控和撲滅疫情傳播等一系列行動。值得關註的是,防疫專傢和人員竟然在用於切割三文魚的案板裡檢驗出新冠病毒,這立即成為引起公眾嘩然的匪夷所思的“大新聞”。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超級市場裡的開袋即食魚產品,煙熏和醃漬的芬蘭和挪威三文魚是當地人的至愛。在中國,三文魚也是廣受歡迎的進口魚產品之一,但這類包裝的即食魚產品容易受到細菌污染。的確,結合自2019年底至2020年1–3月以武漢市和湖北省為疫情“震中”的新冠肺炎爆發情況 ,一系列的關鍵詞,不禁浮現於我們的腦海中:大城市、批發市場、野味、海鮮、食品、病毒、生化攻擊、陰謀等等。時間點和事件的高度巧合,也令人不禁懷疑偶然性中的必然性。盡管有很多情況,由於涉及復雜的國際政治軍事等形勢,完整的真相可能不一定會被公諸於眾,但越來越多不同的事實真相的片段和線索,也陸續浮出水面。回顧去年12底當肺炎疫情在我國武漢市出現,而所有矛頭都指向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時,社會上和群眾之間,除瞭對未知病毒和疫情的迷惘和恐懼,隨之而至的,還有不斷冒現的各種小道消息,乃至完全沒有基本事實根據(包括碎片)和邏輯的謠言和謬說。當中有不少是惡毒攻擊黨和政府的謾罵和抹黑,亦有很多所謂的高校教師和親西方“公知”,站在所謂的道德高地,披著冠冕堂皇的社會監察外衣,不是高談闊論、指桑罵愧的惡意批評,就是針對國傢的政策諸多指責和詆毀。伴隨著防疫控疾戰鬥同時,輿論戰和國際政治的意識型態論爭,也因為疫情危機而爆發,特別是武漢市和湖北省在緊急封鎖之後,也成為瞭政治和社會上的另一個“震中”。與此同時,西方和境外反華媒體和組織在宣傳和輿論上的嘲諷和攻擊也越演越烈,其中比較嚴重的幾起事件,包括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傢對中國進行集體污名化標簽化、各種就病毒起源問題對中國的誣陷、丹麥某報紙惡意醜化中國國旗、英國某報紙將正確的緊急封城措施和英國中世紀晚期的愚昧做比較。在中國大陸,以及港澳臺地區,也有一些人不分青紅皂白附和西方敵對勢力的宣傳戰,大肆在網上散佈武漢實驗室泄漏病原、野味傳播病毒、不應該封城封省(應該任由各省各地人員自由流動,類似於之後英國的群體免疫)等蠱惑荼毒人心的謠言和謬論。直到中國在3月開始大幅度阻斷傳染和全面控制疫情,很多反智的謠言和謬論才不攻而破。諷刺的是,歐洲國傢、美國和其他美洲國傢自2月底3月初如雨後春筍般相繼出現嚴重的疫情,而因為和中國國情文化和民族性的巨大差異,盡管歐洲多國采取瞭類似中國的封城措施,仍然無法阻止大規模傳播和極高的死亡率。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穩坐感染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傢,在疫情排名榜榜首。而西方國傢和境外反華勢力對中國的攻擊,也已經從一開始借助湖北省的感染和死亡人數大造文章,轉變成純意識型態領域中捕風捉影和子虛烏有的誣蔑瞭。在病毒源頭的問題上,西方政客和媒體為瞭提出猖獗無恥的“索賠”要求,甚至不惜無所不用其極地通過歪曲事實,顛倒黑白,制造各種充滿強盜邏輯的輿論攻勢。姑且不談2019年的情況,狹義來說,就2020年1月至今的疫情危機可見,新冠病毒疫情就完全不是單純的公共衛生危機,而是和中國和西方反華國傢和勢力政治軍事文化等領域的鬥爭,有密不可分的聯系。當中有無數的涉及醫學和微生物學、政治學和歷史學等領域的疑點。就病源來看,新冠肺炎疫情的破壞力、傳染能力和影響范圍比同為冠狀病毒引起的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2010–2015年左右斷斷續續的中東呼吸綜合癥要嚴重得多,但它們的源頭,至今仍然未有一個被公認和準確答案,而病毒的出現和歷史、環境和社會等聯系,也沒有較為詳細的說法。筆者認為,客觀來說,野生動物自然傳播新冠病毒這種說法,是比較蒼白和缺乏說服力的。即使在某些動物身上發現瞭病毒樣本,那也不能就此將新冠病毒源頭和野生動物草率地劃上等號。不可否認,將新冠病毒傳播和非法捕殺販賣野生動物的罪行加以關聯,產生瞭一定程度的社會阻嚇效果,對於在法律上進一步完善野生動物保護和禁止捕捉和交易野生動物方面,有著另一方面的積極意義。但對防治新冠病毒的事情本質,並無助於解釋兩者之間關聯。舉例來說,如果蝙蝠等野生動物是傳播新冠病毒的媒介,那末,為何動物園工作人員和護林員,以及參觀動物園的遊客等“高危人士”並沒有率先遭到感染?這就更不用說最初在武漢市被發現的大部分感染者根本就沒有到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顯然,正如我國學者顧秀林教授在近日發表的觀點,把病毒源頭一味推給野生動物,就醫學和微生物學而言,也是無稽之談,無濟於事的,因為這根本不能完全解釋新冠病毒的來龍去脈。回到近期,從歷史和社會的角度來看,再次在北京的批發市場爆出新冠病毒疫情,這和華南海鮮市場出現病毒的情況,何其似曾相識,更不用說在切割三文魚的案板上發現病毒這種信息量巨大的線索瞭。結合到香港近期爆發的本地傳染,特別是負責包裝英國進口食品的女工染病後,傳染給其丈夫,進而造成社區局部感染的事件。在這個問題上,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的醫生和專傢都異口同聲地表示三文魚的構造,決定其本身不會自動感染新冠病毒。因此,盡管三文魚有相當一部分屬於廣義的“野味”,特別是來自挪威、芬蘭和瑞典的三文魚,不過對三文魚肉造成病毒污染的可能性,隻能在於二次傳播,即由外界帶病媒介將病毒帶到三文魚肉,以及用於切割三文魚的案板上。而主要的危險性,在於生吃三文魚肉是常見的食法,而新冠病毒有可能通過這種方式傳播。盡管如此,耐人尋味的是,6月12日香港新聞報導的某香港專傢在毫無調查和證據的情況下一口咬定這是由北京新發地市場的商販是病源,姑勿論他的思想和意識型態為何,就其草率的判斷,本身就是缺乏科學依據和邏輯的,特別是無法解釋為何在三文魚專用砧板上發現病毒的前因後果等一系列的證據鏈。另一方面,最近的新聞表明,在北京再出現的病毒基因序列和歐洲的高度一致和吻合,這些線索的碎片似乎都不約而同地指向一個事實,即北京疫情的再現並不尋想,而是更像是蓄謀的“投毒”。關於“投毒”的說法自2020年1月份就已經在網上還有微信公眾號存在瞭,隻是由於事件的高度涉密和不確定性,坊間的推論和模擬,隻能被認為是猜想或一些推斷假說。而反華分子和公知,則一致認為這是愛國人士出於“盲目愛國”而臆想出來的所謂“陰謀論”。事實上,生化戰自20世紀初以來作為非常規作戰方式手段被應用於正面和敵後戰場,已經非常不陌生瞭。因此“投毒”的可能性完全是存在的。俄羅斯官方媒體較早前曾經公開指出美國在倒向並依附西方陣營的原蘇聯加盟共和國,特別是外高加索和中亞地區設立和營運秘密的生物實驗基地,這些基地具備瞭培養細菌和病毒的條件和設施,並且已經運作瞭一段較長的時間瞭。雖然目前或者之後可能都不會有絕對準確的真相和答案,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線索存在巨量的信息,結合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的詭譎脈絡,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病毒出現和形成疫情危機的背景、過程和目的並非偶然,也不能隻用單純的公共衛生概念和視角去理解。在20世紀軍事史上,美國在大型戰爭上使用核武和生化武器的案例並不罕見。在公然使用生化武器方面,完全可以追溯到美國侵略朝鮮和越南的戰爭。眾所周知,在美越戰爭期間,由於美軍無法通過常規作戰手段消滅躲藏在熱帶叢林的越共遊擊隊,於是無差別地空投噴灑俗稱“橙劑”的落葉劑,卻造成瞭嚴重的環境污染,落葉劑的毒性不僅污染瞭植物、水源和土壤,更是造成瞭大量有基因缺陷畸形兒出現。這種長期的影響和禍害,可以延續好幾代人。而侵朝戰爭期間美軍使用的細菌戰,則更為隱蔽和猥瑣,也相對鮮為人知。在第二次帝國主義戰爭結束後,美國以“遠東戰勝者”自居,包庇瞭不少日本關東軍細菌部隊的高級軍官,他們不僅免於成為戰犯,更逃過瞭審判,作為回報,這些日本細菌戰軍官向美國無條件地交出遺留下來的細菌戰科研技術資料,並且協助美國從事細菌戰研究。直到1949年底蘇聯在哈巴羅夫斯克(伯力)成立特別軍事法庭審判12位曾主導、從事和參與細菌戰研究和活體實驗的日本軍官戰犯,並且同步在《真理報》刊登瞭庭審材料和一些社評,繼而在1950年出版瞭伯力審判的文件材料集和主導庭審的蘇聯法官的文獻報告之後,美國的帝國主義戰爭陰謀以及細菌戰的相關內幕,才逐漸浮出水面,昭然若揭。《真理報》刊登的伯力審判《起訴書》。與此同時,自1950年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入侵朝鮮半島以來,美軍就利用日本細菌戰專傢及技術,在朝鮮組建瞭一些臨時的細菌培養實驗室。到瞭1952年1月底至5月左右,美軍正式如法炮制,利用日本人的細菌戰技術和作戰手段,針對後方的中、朝軍民,實施瞭細菌戰和生物戰。具體的方法就是用美軍戰機在朝鮮境內和中朝邊境投放帶有鼠疫、霍亂、傷寒、炭疽等病菌的害蟲和顆粒狀物,造成局部范圍的感染。這些害蟲和傳染物都被放在盒子裡,並安裝在特制的細菌炸彈中,當炸彈落下並撞擊地面時就會觸發機關而解體,盒子彈出,而害蟲和顆粒就能存活一定的時間,散落在被投放細菌的村落,產生傳染源。根據史料文獻記載,一些中國和朝鮮居民因為誤碰這些害蟲和顆粒,就染上瞭鼠疫、霍亂和傷寒等病,由於缺乏醫療條件,很多中、朝居民因此病死。而得以在寒冷條件下存活下來的害蟲,也對當地的自然生態環境構成瞭嚴重的破壞。美軍戰機在中朝邊境和中國東北地區投放昆蟲和其他媒介物。1952年3月12日美軍戰機投毒活動。當時由蘇聯、中國、朝鮮的科學傢和一些西歐國傢的志願專傢組成的國際科學委員會(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Научная Комиссия)進行緊急防控和救治,並且立即同步調查瞭美軍細菌戰的來龍去脈,寫成瞭一系列的調查和研究報告,對蠅類、跳蚤類和蚊蚋類等害蟲、鼠屍進行研究,並且對感染疫病和病死的中、朝人民進行瞭個案調查和研究,證實瞭這些蟲害、細菌和瘟疫都是由人為的外部投放造成的。在國際科學委員會的文獻材料中,也有曾調查過日軍針對常德發動細菌戰的中國醫生專傢陳文貴的報告,而當中所涉及日軍細菌戰的內容,和美軍在朝鮮和中朝邊境投放細菌戰和實施生化攻擊的事實和方式高度吻合。此外,這些情況不僅得到瞭義務援朝的法國醫生法爾許(Y. Farge)的自白和日記支持,也得到瞭從被擊落和俘虜的美軍戰機飛行員的供述材料印證。盡管如此,由於空投細菌和害蟲的方式有其隱秘性,對於中國、朝鮮和蘇聯等國指控美軍實施細菌戰和生化戰的事實,美國官方一直厚顏無恥地矢口否認,但當時美國本土的一些出版物卻意外地曝光瞭一些關於美軍細菌戰和生化戰的線索。多年以後,美國學者埃恩迪科特(S. Endicott)和哈季曼(E. Hagerman)的著作《美國和生物武器》(1998年)以及俄羅斯學者蘇波特尼茨基(М. В. Супотницкий)的著作《生物戰爭》(2013年)基本上承認和論證瞭美軍在侵朝戰爭過程中使用細菌和生物武器攻擊中國和朝鮮平民,污染中朝邊境和北朝鮮生態環境,從而以非常規戰略手段妄圖在正面戰場翻盤或爭奪主動權的事實。近20年來,中國的學者如齊德學、孫俊也在會議和期刊文章中肯定瞭美軍針對中、朝軍民發動細菌戰和生物戰的歷史事實,並且一度駁斥瞭國內某些親西方的歷史虛無主義者的歪理謬論。美軍投放的昆蟲。使用後的細菌彈碎片。《被美國戰俘證實的細菌戰文件材料集》中美軍戰俘交待的材料手稿。法爾許醫生和朝鮮同志聽取朝鮮婦人講述她丈夫和兩個孩子在拾獲兩代內有蒼蠅的袋子後死於霍亂病。法爾許醫生所撰寫的《關於中國和朝鮮的證據》引用美國《生活雜志》1951年10月8日刊登的微生物對人和各類動物的影響。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在當前風雲詭譎和虛實難辨的形勢下,出現如此不尋常的疫情倒灌或反復,顯然不可能是“自然而然”的事件。武漢和北京的重要性和戰略意義,不言而喻,前者是華中和華南地區最重要的交通樞紐,而後者是首都,全國的政治、經濟和歷史文化中心。而目前北京及時和嚴肅的防控和應對,采取戰時管制措施,是明智和正確的決定。筆者相信,在若幹年以後,2020年的中國抗疫鬥爭歷程,將會在艱難而輝煌的中國民族自強復興之路上,寫下筆墨濃重的英雄主義新篇章。寫於2020年6月15–17日。(參考資料略)【譚學超,青年歷史學者】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在线成人AV视频_日本动作无码_日韩无码在线播放高清专区DVD播放--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譚學超:關於近期北京疫情再爆發的思考——歷史學者的視角

文章地址:http://www.ozerugby.com/article/55.html
有关热门【譚學超:關於近期北京疫情再爆發的思考——歷史學者的視角】的标签